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四月的天灰濛濛,四月的地灰濛濛。 陽光站立在四月的初端,目光透射出朦朧的冷峻。吐綠的草兒睡眼惺忪,留戀著冬日裡的殘夢,沒有準備剪下一頭蓬蓬亂髮。光禿禿的柳枝伴和著枯燥的風乏味的擺動。 心情是怎樣蹣跚著走進又一個四月。 發現原來文字是可畏的,是因為它承載了太多的惆悵,纖纖素指不堪負擔?還是因為敏銳的它能洞穿我的心思,直通我內心的溫軟,使得我不敢與它面對面? 情歸何處?很多時候只想把心情深深埋藏,讓情感沉入心底獨白。苦甜酸澀,日久時深,慢慢發酵成不知何味,不知所謂。 那個明媚的陽光嫵媚了多少女兒心。踏歌而行,嬌柔的心中有過多少翻湧激盪,有過多少擁著沒有邊際的憧憬入眠,有過多少緲遠的期望,有過多少彼岸此岸的對視……當夢裂化成一地碎片,幾多愁腸寸斷,幾多淚眼婆娑,幾多苦味的思念滿腹,幾多默默的望穿滿眼…… 多少個雨灑的夜,不知不覺站立窗邊,眺望雨的那一岸,癡癡傻傻。雨水如淚水順窗而流,淚水似雨水斑駁了香腮。雨滴急急切切拍打著窗欞,那淒婉的音聲似聲聲多情而無奈的呼喚敲打著心扉,落入心底。那是一種多麼動人的聲音呀。今,還會有誰與我隔雨聽雨,傾聽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樂音,還會有誰懂得這是可以動我心魂的聲音? 一分深入心脈的情,一個心動瞬間成立,然後守護著一段魂牽夢縈的相望,之後是一個絕望的轉身難捨難離,最終用一生一世糾結在絲絲扣扣的懷憶裡。 詛咒愛神吧,賦予人感情的同時,又為情感的交娉設置了層層剝離不去的障難。允許愛深入的同時,卻不允許深愛的太過長久。感恩愛神吧,因要讓我們享有久遠的懷思,所以才不讓深情長久停駐一處。 終究還是墜入文字裡。每一個文字都如或濃或淡的水墨,暈染著一分分美麗而憂傷的記憶,無需色彩,那是一種回歸自然本真的色調和情懷。每一串文字都如籐葛飄飄,牽纏著過往的悠悠情結,在歲月的風中飛舞,散發著馨香而熟悉的味道。那味道,嗅入肺腑,卻疼了心房。 喜歡把自己關在嚴嚴密密的一室一寓,讓身心空寂,獨聽雨聲,就如今夜。空寂的心卻不知在何時何處就飄浮起了如煙往事。往事如煙,卻久久揮之不去。雨滴落窗的聲音,那是怎樣的一種聲音,如一根綿長而堅韌的絲線,從彼時牽動一顆心到此時,切之不斷……情若游絲,剪不斷,理還亂,是傷愁,別有一番滋味才下眉頭,又上心頭。 渴望有一支篙能撐出一片寬廣的水域,將我心泅渡。 四月的天會不會降下一場洪雨,洗涮掉我身上的僕僕煙塵,將萬丈紅塵飄移到萬里迢迢之外,讓我因遙遠不可觸及,所以可以任意伸出雙手。讓我的心可以隨處飄遊,卻不會沾染任何塵埃。 須菩提問佛“應雲何住”,佛說“心應安住在大涅盤”。鳳凰浴火只為重生,我渴望在一場梵雨裡讓心涅盤。 文章來源:專欄作家羅西 |曾經無心123的BLOG |添亂貓的終極大冒險 |Relapsed Catholic |餵馬,劈柴,周遊世界 |是跳橙不是桃蹬 |名牌 |精神分析的搬運工 |跨 界 @ 童 話 |Lasso |